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訪談 > 正文
投稿

平涼“80后”高校教師趙鑫當“雞倌”

2016-10-25 08:07 來源:甘肅日報   作者: 編輯:施梅

  “咯咯咯……”日前,當記者走進涇川縣涇明鄉練家坪村的新農人種養殖專業合作社時,傳來一陣熱鬧的雞叫聲。成片的柿子林里,三棟由彩鋼瓦建成的藍色雞舍在陽光的照耀下格外搶眼,一群群散養的烏雞和土雞在樹下撲棱棱地奔跑、覓食……

  誰也不會想到,創辦合作社的竟是駐村扶貧的甘肅廣播電視大學“80后”教師趙鑫。

  “沒有在蓉中村的培訓,就沒有這個合作社。”2014年,在國務院扶貧辦支持下,甘肅省啟動探索“東部帶西部、先富幫后富”的扶貧新路子。當年10月,經國務院扶貧辦批準,福建、甘肅、寧夏3省聯合開設了以福建蓉中村為主體的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培訓基地,并舉辦了首期培訓班。成為首期學員的趙鑫說:“在培訓的一個月時間里,我們參觀了當地30多家效益好的農民企業、合作社,蓉中人創業致富成為全國‘明星村’的故事激勵著每個學員。這次培訓,真正讓我開闊了視野。”

  練家坪村是甘肅省廣播電視大學的雙聯村,2014年1月,趙鑫駐村掛職村黨支部副書記前,省電大已多方爭取項目資金400多萬元,幫助村里建成了村部、文化廣場、通村道路、排洪渠、人畜飲水工程、資金互助社及863畝蘋果園。但是,村里的蘋果3至5年才掛果,雖然還有520多畝柿子林,可柿子價格低,多年的售價還不夠支付工人的采摘費。如何讓群眾的腰包盡快鼓起來?讓村集體經濟壯大起來?趙鑫陷入了思考。

  迷茫之際,蓉中村的培訓猶如“及時雨”,讓他有了思路。培訓期間,趙鑫和學員們參觀了一處老年人創辦的林下養殖基地,產品是土雞和土雞蛋,基地一年雖然只養500多只土雞,但因為注重品質,一只土雞要賣360元,一只土雞蛋要賣3元多錢,產品還供不應求。在多方打聽市場、上網查詢資料后,趙鑫決定,用自己的創業行動帶領村里群眾“換腦”致富。

  萬事開頭難。“咱村位于半山腰,多少年來,村里的農民都養不活雞。3年一晃就過去了,你冒這個險根本沒必要……”當趙鑫回到村里把想法告訴村組干部和群眾時,卻遭到了一致反對。

  “不冒險就只能繼續守著貧窮,既然專門來扶貧,就該做點有意義的事。”趙鑫邊實地觀察林地,邊完善創業計劃,下定決心自己先干起來。

  2015年3月,趙鑫籌資35萬元開始了養雞場建設。5月底,養雞場引進了6000只烏雞和土雞苗。由于缺乏經驗,這批雞出現了嚴重的踩踏、啄肛等問題,傷亡率達70%以上。后來雖然通過分區養殖、均衡營養等措施解決了難題,但10月底出欄時,這批雞只剩下不到1000只,當年基地只收入了11萬元。好在基地贈給群眾散養的2000多只雞成活率在60%以上。趙鑫堅持回收群眾的雞和雞蛋,使村里120戶養雞群眾戶均增收1500多元。

  今年5月,趙鑫繼續引進了6000只烏雞和土雞苗,并把2000多只脫溫雞苗免費贈送給貧困群眾,讓群眾代養,自己回收土雞和土雞蛋。他還趁熱打鐵,注冊成立了新農人種養殖專業合作社,向國家工商總局申請的合作社產品商標“原鄉集市”已獲初審通過,制作的專業網站也即將上線。趙鑫聯系購買了專業的宰殺和真空包裝等設備,有條不紊地完善林下養雞產業鏈。他算了筆賬,半年散養后,每只雞能達到8斤以上,按照目前市場價格,今年他的合作社能收入20萬元以上,基本實現投資平衡。而群眾通過在基地務工,已收入了4.8萬元。

  3年的駐村扶貧眼看到期,趙鑫說他駐村離開后,將把合作社交給村里經營。“現在,合作社的資金、技術、銷路等問題基本解決了,這一年多時間的創業扶貧探索,感覺自己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讓他最高興的是,村里群眾對養雞產業充滿了信心,致富路子越走越寬。

文章來源:甘肅日報   責任編輯: 編輯:施梅

精彩推薦

莫言與蘭州讀者分享《講述中國與對話世界》

與蘭州讀者分享《講述中國與對話世界》 莫言:關注人性,才能講好中國故事 9月17日晚,莫言來蘭州與讀者分享《講述中國與對話世界》。蘭州晨報記者 崔亞明 攝 莫言,中國最會講故事的人之一,9月17日晚,這位會講故事的人來到黃河之畔,向蘭州的讀者分享《講...詳細》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甘肅民營經濟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甘肅民營經濟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新聞熱線:13919174878 技術服務:0931-8472555 網上投稿
網站簡介 | 人才招聘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甘肅民營經濟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
亚洲熟女少妇区_亚洲熟女少妇冒白浆10p_亚洲熟女少妇乱图片区相去_亚洲熟女少妇乱图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