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訪談 > 正文
投稿

我與改革開放的故事——記甘肅省洮硯開發公司董事長趙成德

2018-11-14 09:32 來源:財富甘肅 作者: 編輯:張珊
  趙成德,甘肅省洮硯開發公司董事長、非物質文化遺產“洮硯”傳承人。他出生定西岷縣,從小與洮硯結緣,他沒有雄厚的家庭背景,他是位地地道道的農民企業家,他用將近四十年的時間精心雕琢洮硯。如今,在洮硯行業中,他的名字無人不知,他讓洮硯成為甘肅的一張名片,成為甘肅省文化產業的品牌產品,走出甘肅,走向世界。
  曲折艱難少年路
  “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因為我爺爺當過翰林,我父親當過董其武的通信員,當過副官,被列為專政對象,打成反革命,家里經常被查抄,學校里的老師們經常挖苦打擊我,揪著我的耳朵說你們趙家人欺壓人民、剝削農民。老師就逼著不讓我念書了,學生也欺負我,1980年開始我就再沒有念書了。
從1981年開始,我就開始給人家打工了,有時候打短工,之后我就做了貨郎,挑著擔子走村串戶給人家換針換線、換頭發、換糧食。”
  篳路藍縷啟山林
  “在走街串戶的過程中我發現卓尼、岷縣、臨潭,這幾個地方老百姓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有雕刻洮硯的手藝。于是我就開始了販賣洮硯的生涯。因為沒有本錢,我就從群眾手里賒購上幾方硯臺,拿到縣城賣,那時買硯臺的一般都是縣政府的領導,偶爾還能碰到縣上的富人們,一方能賣二三十塊錢。從1983年開始,我擴大了經營范圍,到隴南、定西、天水、西安去販賣硯臺。到蘭州賣硯臺時我還交到了一個好朋友,他不但買了我的硯臺,還把我領到他家吃飯,我們結了很大的緣。 
那時候掙錢很不容易,我最難忘的是1987年,我到武都賣硯臺的時候,走到隴南的角弓時車從20多米高的懸崖上掉下去了,當場20多人死亡,我幸運的活下來了,隴南的一個老鄉就把我帶到他的家里,那時候隴南文化處的處長比較同情我,隴南文化處群藝館就把我的硯臺全部收購了,賣了4800元。給了我一個紙條條,我那時不認識支票,我問字條還能變成錢嗎,最后有家銀行的行長就給我換成了現金,我把現金綁到腿上,走了三天走到岷縣縣城。”
  經大難而有后福
  “我回了老家,組織了當地的七八個能工巧匠,騰出了自己家里的六間房子,在家里辦了個體小作坊,那時候有省上的新聞媒體來看,也都做了報道,登出之后,人們都知道岷縣有一家洮硯廠,領導們就找來了,加上當時很多文化人都想收藏一方洮硯,硯臺賣的特別快,這么多年一直是供不應求,1989年我們就辦起了岷縣洮硯廠。當時岷縣縣委縣政府切實指導,還在省上請了一個大師,給我們當時20多人管吃管住、還給我們培訓、發補助,在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我們就慢慢把洮硯產業做大做強了。 
  因為洮硯廠可以帶動更多的老百姓致富,縣上的領導們都很關心,大力支持洮硯產業發展,提供條件讓我們到縣上發展,1992年,我們就在省民盟公司的樓上組了四間房子,辦了甘肅省洮硯開發公司。1993年,我到北京市去參加第一次北京民營企業、鄉鎮企業展覽,碰到了黃胄(書畫界名流)、趙樸初(兩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黃胄買了我很多硯臺,之后黃胄還給我設計了“九九歸一洮”硯,讓我到北京參加展覽,大硯臺能引起轟動,提高知名度。我回來之后,當地老百姓給我找到一塊大石頭,我們就拉到縣上,后來又拉到省上,一些專家學者、藝術家給我指導,花了三年時間,制成了“九九歸一”硯,最后由甘肅省人民政府在97年香港回歸的時候贈給了香港特別行政區。這方硯臺給我們增了光,給硯鄉人民添了彩,也給甘肅省的洮硯創造了一條發展的道路。”
  櫛風沐雨砥礪行
  “辦廠時也有很多困難,壓力阻止非常大,在制作“圓夢中華”硯時,石頭太大拉不出來,最后只能通過膨脹法通水,把它灌透、濃縮,把原石一分為二。我們制作硯臺時就住在帳篷里,有時候在搭的彩鋼房里住,我和同事們,和技師們一塊睡覺,同住同吃。這多少年我們都是迎著困難苦戰,用頑強的毅力戰勝困難。
  現在公司真正做硯臺有幾十個人,河南、河北、江蘇、甘肅各地的工藝師都有。我們也通過做硯臺掙錢,辦學校,捐款修路,帶動老百姓致富。未來,我們還要創新,還要發展再發展,還要再奮斗。 
  每年在國家的重大活動中,我都要做一方洮硯,獻上一份厚禮,我們制作了香港回歸的“九九歸一洮”硯,建國五十周年的“中華民族大團結”硯,黨的十五大的“松鶴延年”硯,黨的十六大的時候“東方醒獅”硯,黨的十七大的時候“祖國統一”硯,黨的十八大的時候我們制作了“愛我中華”硯,在黨的十九大的時候制作了“一帶一路”硯。 
  這40年作為硯臺的傳承人,國家對我們特別重視。在各級領導的大力支持下,我們辦起了中國洮硯之鄉的牌子,還辦起了承得洮硯文化研究院,F在我想退居二線,我想要素質高有文化的人繼續承擔洮硯事業。我最近兩天在做改革開放40周年的硯臺,馬上快做成功了。我要做出一個世界上最大的硯臺,把這方硯臺順利地獻給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第一:我目前正在制作即將完成的“圓夢中華”硯,為改革開放40周年獻上一份厚禮,將其無償捐獻給國家收藏;
  第二:我幾十年傾盡所有,收藏了近萬幅名人字畫。我將把這些字畫捐獻給國家,作為國家和人民的財富;
  第三:我制作的“中華騰龍”硯即將和商家達成協議,拍賣價為兩個億,拍賣成交后將拍賣所得五千萬捐獻給相關慈善基金會,五千萬獎給長期關心和支持洮硯事業的各界有識之士,五千萬獎勵給修建洮硯文化產業園及洮硯博物館的有社會擔當的人士,五千萬將用于償還我本人的債務和上繳國家稅收。
  第四:我將打造一個集參觀交易、文化交流、藝術收藏于一身的洮硯文化產業園,營建一個洮硯博物館。使洮硯產業真正成為帶動本地經濟發展實現脫貧致富的文化名片。
  第五:我是洮硯傳承人,洮硯廠是我和幾代傳承人心血的結晶,因為如果目前的經濟困境而賣掉,這將是當地的一個文化之殤,希望保留住“中國洮硯之鄉”這個來之不易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品牌。”
——趙成德的五大愿望
文章來源:財富甘肅 責任編輯: 編輯:張珊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甘肅民營經濟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甘肅民營經濟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文化藝術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服務熱線:13919174878 技術服務:0931-8472555 網上投稿
網站簡介 | 人才招聘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甘肅民營經濟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
亚洲熟女少妇区_亚洲熟女少妇冒白浆10p_亚洲熟女少妇乱图片区相去_亚洲熟女少妇乱图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