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文藝 > 正文
投稿

周舊邦木牌坊 華夏故國遺蹤

2019-08-22 11:59 來源:甘肅民營經濟網 作者: 編輯:施梅
   
    一次偶然的機會,與市旅游局司科長陪同中國旅游報資深記者于先生,觀瞻了位于甘肅省慶陽市慶城縣南大街(原水務局巷)的周舊邦木質牌坊,牌坊為純木質結構,歷經千年風雨侵蝕仍然完好無損地屹立在慶州古城玉壘浮云中。
    據史料記載,明孝宗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為紀念周先祖不窋率領族人來慶陽之后,繼承先祖遺風,大力發展農、林、牧業,開辟慶城東川(沿東河)、西川(沿西河)的土地種植莊稼和花草樹木,提倡豢養多余家畜,在慶陽艱苦創業,使這片地處戎狄之域的純牧區變為以農業為主的半農半牧區,開創了華夏農耕文化的先河,奠定了周王朝發祥的基礎而建立的紀念牌坊。歷代達官貴人、文人墨客及當地人民群眾拜謁陵墓,歌功頌德,為周人樹碑立傳,憑吊祭祀周先祖、自成慶陽一處人文景觀的“周舊邦”木牌坊。    
   木坊為門洞式純木質結構古建筑,坐北向南,四柱三門,東西長14米,南北寬4.2米,高12米,占地面積大約為70平方米。牌坊以四根通頂立柱支撐,立柱前后砌有一對人字型輔助支撐石樁,主體為五層斗拱疊塞鑲砌負托結構,坊頂覆有青瓦,上飾五脊六獸及花紋等,檐下正中鑲匾,匾面正覆有青瓦,上飾五脊六獸及花紋等,檐下正書“周舊邦”三個大字。清光緒年間、中華民國和共和國建國初期都曾多次進行修葺。
    這是慶城縣僅存的真跡文物之一,成為慶城滄海桑田的歷史見證。因其結構獨特,建筑思維縝密,吸引了不少古建筑專家和工程人士前來觀瞻研究游覽。牌坊上面呈蜂窩織布狀排列,特別神奇奧秘。經700多年的風吹雨打,毫無走縫裂痕,研究斗拱卯榫結構的仿古建筑專家和建筑工程人士想知道是怎么套在一起的木頭零件,特請來全國各地著名工匠觀瞻研究,木工匠人無論從哪一個角度都看不出這牌坊是由多少塊木頭建成的,也參不透這樣的卯榫結構是怎么樣套起來的。要學習其中技藝,還拆卸不開,真是望牌興嘆,不得妙法。多少畫家想照原樣畫下來,無論怎么樣看筆也畫不出原來的模樣,只有攝影者可攝下它的模樣。人們只能站在這一著名的牌坊下邊仰慕它的全貌,只能心領而不能神解它的神奇造化。
    翻開史卷,聆聽當地百姓對周人代代口頭傳說,編纂老慶城人有關周人方國部族故事野史,加之一些不成熟的陋識,源自《詩經·大雅·文王》的“周雖舊邦,其命維新”一句點出籌建木牌坊的緣由,這里本為周人故地,這才是立牌坊的真實意圖。周先祖在慶陽留下了許多歷史遺存,在慶城縣主要有東山周祖陵、周老王鞠陶陵、周慶陽行宮、周舊邦牌坊、鵝池洞、斬山灣、鳳凰城等,周祖遺蹤至今仍然備受慶陽當地人推崇。
    當周先祖不窋在慶陽的土地上灑下第一把谷子,將先進的中原農業和當地炎帝時期遺留的刀耕火種的農耕文化相結合,創造了比較先進的以“二牛抬杠”形式為主的華夏周祖農耕文化,將原始的拉荒點火、刀耕火種變成連片播灑耕種的比較先進的農業形式時,社會生產力向前大大的推進了一步。尤其在第二代周先祖鞠陶主政后,親自放牛、養鵝、種地,如今,慶陽城東還留下了周先祖養鵝的遺址—“鵝池洞”、放過羊的“天子溝”、騎馬出巡的“白馬澗”、耕過地的“天子溝”。繼鞠陶之后,其子公劉繼位,因苦于戎狄侵擾,于是帶領部族越過馬蓮河,帶領族人走上董志塬,繼續向南開發。這在《詩經·公劉》、《史記·周記》都有記載。公劉南遷后,周人的后裔在慶陽北關建有“周帝行宮”。慶城東山,是周祖不窋陵墓所在。
    如今這里開辟成國家4A級景區,每到節假日,石油職工及其家屬子女,慶陽各界人士和當地老鄉都登高游覽,觀看古陵美景,借地勢之高看慶州古城群樓林立,各處建筑櫛比鱗次,機聲隆隆。這座原長慶油田石油城,地下的石油波浪濤濤,地上有東西二河波光粼粼,一派迷人景象。
    打開網站,搜尋周先祖及其方國邦族遺蹤,陪同貴賓和游客者聽周祖陵景區講解員一遍遍講述著周人方國部族的故事和歷代周先祖偉大功績,遠古時期的周先祖帶領族人,從舉步維艱,到睦鄰友邦,艱苦創家立業,定邦立國艱難前行,一步步向我們走來。
    據周祖陵景區后稷八蠟殿、姜嫄聖母殿二廟主持香火的兩位師傅和景區講解員敘述,遠古周人始祖名叫棄,棄就是丟棄的意思。棄是個被丟棄了多次的孩子。棄的父母曾把他放在荒郊野外,放在野樹林,放在雪地溝灘等處,都沒有凍死餓死,不僅他的生命力非常頑強,而且狼蟲虎豹甚至連飛鳥都來保護他,給他喂奶、取暖、遮風擋雨。棄被他的母親姜嫄丟棄了三次,但每次他都平安無事,就把他抱回來三次,人們都認為這個孩子是天上神仙下凡,有神靈暗中相護,就把他養大成人。帝堯聽說后,任命他為首位農官,名稱叫后稷。此后,農官“后稷”一職,一直由棄的后人擔任,時間長了也就以官職稱人名了。數百年后,到棄的第十五代孫不窋時,此時,夏王朝的孔甲在位,孔甲荒淫,與任后稷一職的不窋發生了激烈沖突,不窋為自保,不得不放棄朝廷職務,逃亡“戎狄”之間的慶城,躲了起來。
    當時,不窋沿涇河北行,來到今天的慶城附近。這里是董志塬的北端,涇河支流從此流過,水土豐美,適宜開發農業。再加之戎狄尚未強大,他便在此安身。在盟友方國部族的支持下,不窋成功定居在慶城,韜光養晦,暗中積蓄力量。在慶城,周部落經歷了不窋、鞠陶、公劉三代先祖的治理而更加昌盛。
    周人在慶城一帶蟄伏了半個多世紀后,到公劉主政時期,終于等來了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夏王朝統治日漸衰敗,以玄鳥為圖騰的東方部落——商乘機反抗,最后夏桀自焚而亡。天下大亂了,公劉果斷率領周人南下。這次,公劉經過慎重考慮,選擇在豳地作為根據地,也就是在今天董志塬的南端,氣候比較濕潤,年降雨量多,深厚的黑壚土為周人們的精耕細作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公劉吸取了他祖父不窋的教訓,將豳地作為根據地,苦心經營。豳地東距關中兩百多公里,進可攻關中平原,退可固守豳地,局勢不利則可退回慶城,軍事地理位置極佳。這就是《詩經·大雅·公劉》誕生的大背景。
    古豳國在全盛時期,疆域相當廣泛,總體包括了今天的慶陽的寧縣、正寧、陜西的旬邑、長武、彬縣等地。豳國自公劉后,傳九世,到古公亶父時再次遷移,在寧縣活動的時間前后長達四百余年。“古公亶父,來朝走馬。率西水滸,至于岐下。”(《詩經·綿》),古公亶父率姬姓氏族二千乘,選中了今天的陜西岐山,也就是寶雞市周原一帶。而周人的三次遷徙定居之地,都稱為豳地,慶陽古稱為北豳,陜西旬邑一帶就是南豳,寧縣則是豳都。
    至今,每逢公劉圣誕,即農歷三月二十八這天,陜西旬邑、長武、彬縣的人們都推出代表,前來董志塬的公劉大殿進行覲拜。數千年間,周人留下的血脈生生不息,百家姓中818姓中有414姓都是由周族姬姓演化而來。公劉帶領方國族人及追隨他的民眾,利用董志塬南端有利的自然條件,大力開展農業生產,留下了大量的傳奇故事。至今,《詩經》中還有一個篇章說的就是公劉帶領人們從耕種到收獲的全部過程。
    周人從歲寒到春耕,整日忙碌。婦女在家種桑養蠶,紡線織布,男人外出狩獵。人們在一年將盡的時候收拾房屋,在秋收時節為主家采摘果蔬,釀制果酒。而自己的日子過地頗為艱辛,為準備過冬的食物只能是瓜、瓠、麻子、苦菜等野菜。他們先要干完主家的活,才能打理自己家的茅草屋。雖然艱辛,但人們意志很堅定。強調苦,并不是怕苦。周人在這塊土地上頑強地生存,這片深厚博大的黃土地滋養了他們。周人,也形成了寬厚博大、包容一切的品格。因而,周人同周圍各個方國部族關系極為密切;往來中形成的禮儀往來,奠定了周人與諸方國順應自然生存空間的生態創造,這也是后來周武王討伐商王帝辛時,眾多方國部族追隨的原因。
    周人施禮于方國部族,以禮教化國人,以禮統御天下,周人以禮得天下,周人以禮行天下,從而孕育了周基的根本。周人奪取天下后,依舊寬宥了帝辛的兒子武庚,并優待以微子為代表的商朝遺臣?梢,周文化的博大與寬容,禮興于周,周興于禮。人命在天,國之命在禮。同樣奪取了天下的關隴秦人依靠自身之力,以堅韌不拔之精神,在統一國家之后,對待六國王室與周朝對待商朝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處置措施,這也是周朝八百年治天下,秦朝二世而亡的原因。隴原是博大寬容的,周禮的形成始于慶陽。隴人是堅韌不拔的,禮儀才是大周敬天法祖、注重民生的立國之道,惟其如此,才能走出周人,建立周朝這個龐大的中華帝國,從而揭開《詩經·豳風》的謎團,它是一個大帝國崛起的根基所在。

   ( 中國華夏文化遺產基金會慶陽文史地理組  張永正 何得鉎/文   周著銘/圖)
文章來源:甘肅民營經濟網 責任編輯: 編輯:施梅

精彩推薦

周舊邦木牌坊 華夏故國遺蹤

一次偶然的機會,與市旅游局司科長陪同中國旅游報資深記者于先生,觀瞻了位于甘肅省慶陽市慶城縣南大街(原水務局巷)的周舊邦木質牌坊,牌坊為純木質結構,歷經千年風雨侵蝕仍然完好無損地屹立在慶州古城玉壘浮云中。 據史料記載,明孝宗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詳細》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甘肅民營經濟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甘肅民營經濟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文化藝術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服務熱線:13919174878 技術服務:0931-8472555 網上投稿
網站簡介 | 人才招聘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甘肅民營經濟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
亚洲熟女少妇区_亚洲熟女少妇冒白浆10p_亚洲熟女少妇乱图片区相去_亚洲熟女少妇乱图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